襊茟禄

就是,亢奋地画的一些,自我感觉良好的东西,画的时候特别嗨。

之前的梗,但是水彩太难画了,手残

记梗

就是伊莱一个人站着,就突然感受到没有猫头鹰的视角了,世界一片漆黑,还感受到了火焰的炙烤和无数只眼睛的注视。

其实是黄衣抓着猫头嘤威胁再妨碍他和伊莱就烤了它什么的

没有肝力了


是印象绘,问了好多人,顺便说水彩好难用
我:你对先知的印象是什么?
同学:啊。。。钟表和长着红果子的青翠树叶的枝干吧
我:???
闺蜜:emmmm是长袍!
我:换一个
闺蜜:那就是乌鸦了
总之就是画不好黄衣和莫名其妙的印象